禅光

这半年来最开心的事情了,没有第二件了。

别人看着光彩,其实自己知道自己事,苦还是自己吃,迷茫还是一直地存在,我究竟还能做些什么?

也没什么感受好说的,就是迷茫,就像没有灵魂的躯壳。